切除子宫的代价

其实,让女人怀上多胞胎,顺利完成一胎多个的这种技术正逐渐成熟。人工受精是一种较为科学的方法,而选择吃多仔丸是想生多胎但却不想花高价的另一种选择。

只是,这所谓的多仔丸真的安全吗?吃了多仔丸之后一定能如你所愿吗?想怀双胞胎结果怀了五胞胎,想怀龙凤胎结果怀上了八胞胎,类似的案例多的去了。更严重的是,所谓的多仔丸的副作用超乎你的想象。轻则可能让承担切除子宫的风险,重则影响孩子畸形或先天性智力障碍。

案例1

27岁,是生育的绝佳年龄,对于温州的蔡小姐来说,则是她人生悲喜交加的一个节点。

当年,蔡小姐与丈夫已结婚5年,在当地人看来,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还没生孩子,是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不过,这一切并不是旁人以为的避孕所致,而是因为她的排卵功能不是很好,很难自然受孕。

万般无奈之下,蔡小姐找到浙医妇院的朱依敏主任。根据她的自身情况,朱主任给她用了些促排卵的药物,不久后她竟然怀上了三胞胎,这对这个盼望孩子已久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

“为了保证孕妇与自身胎儿的健康与安全,我当时就建议她减胎。可她一直坚持说自己的身体条件很好,而且家庭条件很富裕,要养育三个孩子绰绰有余。有些人想生二胎却苦于没资格,自己一下子怀上三个,那是梦寐以求的事。所以坚持‘一个都不能少’。”朱主任无奈地说。

虽然在家人和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但在怀孕30周时,蔡小姐的三个宝宝还是提前来到了世上。因为早产两个多月,三个孩子的体重很轻,都只有两斤多一点;而且肺部发育不好,脑部缺氧。在保温箱里监护了一个多月后出院,医生表示可能会存在比较严重的后遗症。

果然,在出生三个多月的检查时,医生说三个宝宝的反应能力都不是很好。那时,蔡小姐一家到处求医问药,已经在这三个孩子身上花了50多万。

一年后,朱主任接到蔡小姐的电话,说已确定三个孩子都是脑瘫,她很后悔当初没能听进朱主任的劝告,但为时已晚。

案例2:吃“多仔丸”怀上三胞胎却无一存活

小徐跟丈夫结婚2年多一直没怀孕。去年跟丈夫来到长沙打工。为了尽早怀上孩子,小徐听了朋友的推荐,开始服用各种偏方。后来有朋友告诉她,服“多仔丸”可以增加受孕机会,还可能怀上多胞胎。随后的半年里,小徐陆续从药店和网上购买“多仔丸”服用。

今年7月小徐发现自己怀孕了,全家都高兴得不得了。小徐去做B超被告知,是三卵三胞胎。可就在一家等待多胞胎宝宝降临的时候,小徐的食欲却越来越差,吃什么吐什么,小两口起初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孕吐反应。直到小徐出现了少量流血,感觉不妙的丈夫赶紧把她送往附近的长沙安贞妇产医院。

胎死腹中疑是“多仔丸”所致

检查结果却让小徐和家人心碎,B超显示3名胎儿均无胎心,诊断为死胎。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怀孕30天左右,也就是说已经死亡1个月左右了。

安贞医院院长黄明慧告诉记者,胎儿死亡大多与胚胎自身发育不好或孕妇受到病毒感染有关,而小徐的状况直接由服用“多仔丸”药物引起。有些育龄妇女偏信所谓“偏方”,服用克罗米芬,人为造成多胞胎。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多仔丸”其实就是一种“促生性排卵药物”,医学界使用较多的是“克罗米芬”。促排卵药物通常是治疗女性患者因不排卵而造成的不孕症使用的,可以增加妇女多胎妊娠的几率,但滥服促排卵药物,会导致排出的卵泡数无法控制,擅自服用药物导致的多胞胎妊娠,多胞胎胎儿的健康状况及存活率也令人担忧。

同时,黄明慧提醒长期服用“克罗米芬”可能对孕妇造成多种严重后果,这种药物会对孕妇的卵巢造成过度刺激,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进而造成代谢异常、内分泌紊乱甚至肝肾功能损害。因此针对小徐的现状,医院将尽快对小徐进行对症支持治疗,首先确保她的生命安全。

切除子宫的代价

说到生多胞胎给母体带来的伤害,医妇院产科的医护人员们感触最深,他们也常常跟吴明远主任一样“埋怨”和“指责”朱依敏主任。

本身就从医的姗姗(化名)也是朱主任曾接诊的一位不孕患者,当年她28岁,因为患多囊卵巢综合征,一直没能怀上孩子。朱主任适当给她用了些促排卵的药物,让她怀上了一对双胞胎。但姗姗的身体很快就出现一些使用促排卵药物后的副反应,因为卵巢受到过度刺激,孕妇的身体出现各种不适,光前期治疗就花了两三万。

好不容易一家人小心翼翼挨到了后期,姗姗的血压却急剧上升,让心脏的负担大大加重,甚至严重到心衰。考虑到孕妇与胎儿的安全,医生不得不在她怀孕34周时帮她剖腹产,可进了产房后,姗姗又是危险状况频出。最后关头,医生们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为了保住大人和孩子的命,必须切除产妇的子宫。

分析

近半多胞胎容易早产

通过“多仔丸”之类的促排卵药物来生多胞胎,其实对母亲和孩子都没什么好处。“当然对实在是没有办法自然生育的家庭除外。”浙江省优生优育协会秘书长周爱玲说,“一个母体吸收的养分有限,当她供给一个孩子时没什么问题,但多个孩子分享这些养分时,每个孩子所能得到的就会明显减少,势必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生长发育。”

同时,对于母体来说,腹中的胎儿增加以后,他们的代谢产物也会跟着成倍增加,这就大大加重了母体的负担,严重时会造成母体各脏器功能的损害。

而关于生多胞胎给母体和孩子带来比单胞胎高倍的风险,浙医妇院院长、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学会副主任委员黄荷凤教授有更直观的研究。

黄教授说,多胞胎孩子脑瘫的几率远高于单胞胎的孩子,蔡小姐的遭遇就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而有研究表明,双胞胎孩子患脑瘫的几率大概是正常孩子的6倍,三胞胎的几率则会更高。并且在他们出生以后,健康水平也远远不如正常的孩子,很可能一出生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胎源性的成人性疾病。

另外,多胞胎母亲在怀孕期间发生高血压等妊娠期综合征的几率是单胞胎的5倍,几乎一半的人会发生早产。另外产后大出血、胎膜早破等高危妊娠的概率也相当高,一般是胎儿数量越多,这类风险越高。

自行服用多仔丸风险不可预测

“促排卵药物在辅助生殖技术中运用已经越来越多,尤其是大家都比较了解的‘多仔丸’,因为价格便宜,已成为促排卵的一线药物。”杭州市中医院中妇科姜萍副主任医师说,光她个人,每个月就要给五六人使用“多仔丸”进行促排卵。

“多仔丸之类的促排卵药物属于处方药,使用时要非常小心,在正规的医疗机构里面,当病人使用后,医生每隔几天都要进行B超监测,以防用药过度造成一些副反应,或者没有及时跟上辅助药物而影响受孕率。”姜医生说。

辅助生殖技术在全国都排在前列的浙医妇院,促排卵药物的使用量更大。

据朱依敏主任介绍,在2010年,浙医妇院生殖内分泌科的总门诊量是16万人次,有3400多人做试管婴儿,近3000人做了人工受精,使用促排卵药物的患者更是不计其数。

从正规医院由产科医生开出的多仔丸,其使用情况毕竟是有专业医生监控的。但即使是在医护人员如此严密的监测和照顾下,促排卵后生多胞胎还是会有很多风险。而少数健康人群,纯粹为了生多胞胎而私下吃多仔丸,那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

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生殖医学科的万凌屹医生,曾经碰到过一位28岁的江西女人,在怀孕2个多月时,因为激素水平不稳定,持续两周腰酸、小腹痛和出血,结果一查肚子里有4个孩子。出于母亲和孩子的生命安全,万医生帮她联系了浙医妇院,将胎儿减到两个。

“要是自然受孕怀四胞胎概率极低,我也是反复跟孕妇聊了好几次,她才说自己私底下吃了多仔丸,没料到后果这么严重。”万医生说。

  • 标签:
  • 发表日期:2021-02-21 10:30:02 编辑:清宫图